鹤归不欲归_

我的文笔已经没法抢救了手动再见/

【白信】《醉成欢》[二]

#懒癌的自救#

#依旧烂的一批……#

     回到龙宫,我将自己摔到王座里,最爱的龙吟长枪也随手一扔,金属与石板地的碰撞声在空旷的大殿中显得格外刺耳。迎接我归来的群臣见我似是生气了,无一不惊慌地跪下伏地,连大气都不敢出,胆小甚至还在微微颤抖。
   
     不怪群臣如此惧我。众人皆知我东海龙王向来喜怒无常,叛逆独行不容一点质疑,且做派强硬。正因如此,人们从来都尽不愿与我正面相对,耍诈更是少有。那李太白应当也是知道的,可他竟然还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算计爷,而且基本就是不加掩饰!当爷是泥捏的吗?哼,很好,你不是说来日再比吗?这可算应下了,那么我明天去找你比试也算是“来日”…我还就要看看这回你如何推说!
   
     第二天一早,向来雷厉风行的我匆匆披了件长袍,提着长枪就往凤族赶去。到了凤族主家,我无视守卫阻拦,循着李白的气息一路横冲直撞。护卫根本拦不住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直冲到李白“青莲居”门口一脚踹开院门。
     
     闯入内院,庭院内的寂静与外部的喧闹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我在外头造出的动静那么大,那李公子却依旧不慌不忙,惬意地躺在屋前的横廊上,在飘飞的桃花瓣中阖眼浅眠。脚边倒着的几个空酒坛子还残留着淡淡的酒香,可以分辨出是上好的桃花酿。这一大清早就饮酒,看来他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酒鬼。

     我皱了皱眉,刚走了一步,就听李白带着些许醉意与慵懒的声音响起,却是对着屋外急忙想进来的守卫:“退下吧,我无碍。”而后朝我的方向淡淡道:“韩大人,李某没有与你比试的意愿,请回吧。”

     迟了。我冷哼一声,嘲讽道:“李公子迟迟不肯迎战,该不会,是怕了吧?”

     然而,令我惊讶的是,面对我的挑衅,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慢条斯理地回道:“李某听闻韩大人性子虽然霸道,却也不是毫不讲理之人。想必今日,大人也不会对醉酒的在下多加为难吧?”

     我一噎,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开始暗骂起来。李太白你是当本大爷傻吗?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最大的特点就是越醉越勇?大名鼎鼎的酒鬼剑客说自己喝了酒打不了架,谁信?你就这么不把本大爷放在眼里?看着李白那张淡然的俊脸,心中是越来越火,干脆也就不忍了,直接将长枪一扔,身形一闪,扬起拳头就向他那张貌胜潘安的脸上砸去。不肯应战?那就先让本大爷打一拳消消火吧!

     拳风呼啸而至,可他依旧闭着眼,眼睫都未曾颤一下,仿佛那拳头即将落到的不是他脸上。可在那一瞬,我莫名感受到,他淡漠神情中,含着与我孤身一人在龙宫中,坐在宝座上,透过琉璃顶看海水折射下来的月光时所感受到同样的东西——无尽的孤寂与空虚。

    正所谓高处不胜寒。实力强了、地位高了,算计你的,巴结你的,畏惧你的自然也就多了。拥有高的地位固然令人羡慕嫉妒恨,然而无人真心,无人感与你真心相交的孤独,又有几人能懂呢?

    其实我也知道,这位大名鼎鼎的剑客向来是不屑于参与这些权利纷争的。这次他破例,八成又是凰族那些卑鄙的老家伙又以他那卧病在床的母亲相要挟吧,就像当初逼他继承少主之位。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种不入流的小事化大的手段只有凤族的那些老不休才干得出来。所以,我这次来,只是想单纯发泄而已。可这一瞬,我却有些下不去手了。

     在这一瞬的恍惚中,我的拳头终究还是偏向了一边,擦着他的耳郭,“咚”地一拳重重地砸在了横廊的木制地板上。这时他猛得睁了眼,目光长驱直入我的眼眸深处,像是要捕捉些什么。我见此忙一敛眸,一瞬就将眼里透出的一点脆弱收了个干干净净,只留下平素的嚣张与不羁。我正有些紧张被他窥探到什么,就听到他近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丝无奈与妥协:“李某愿意接受韩大人的挑战。不过,大人要答应李某一个条件。”

    我一愣:“什么?”

    “李某最近喝酒找不到伴,觉着无趣的紧。所以只要韩大人你陪李某喝一百天的酒,李某就答应与韩大人比试。韩大人意下如何?”

    听此,我有些讶然。我还以为他会向我要什么宝物,没想到竟只是如此小事。欣赏于他超脱物外的随性与洒然,我爽快道:“行,那就一言为定了!只希望李公子一百天过后可不要食言啊!”我话音刚落,却更惊讶的发现,他居然笑了,低低地笑声中似乎带着发自内心的快乐。然而笑容转瞬间便被收起,面容又恢复了先前的慵懒沉静。

    他平淡开口:“李某今日已经醉了,赌约就从明天开始吧。韩大人慢走,恕李某不远送了。”我愣了。我才来没多久,这么快就送客了?我半天没反应过来,却又听他悠悠的一句还带着些戏虐:“韩大人这是打算一直撑在李某身上?”我脸上一囧,连忙起身,丢下了一句“李公子也别忘了答应本大爷的事!”就匆忙离开了。

——————————————————————————————

为自己的懒癌感到绝望/

就这样吧。

下一次终章不知道啥时候写……毕竟懒。

【白信】《醉成欢》[一]

#严重occ,慎入#

#老酒鬼的套路#

#渣新试水#

 
   初见他,是在凰族大小姐王昭君的生日宴上。
 
  
      我一贯懒散随性,对于这种姑娘家家这种表为生日宴,实则赏花会的活动自然毫无兴趣。可凰族族长那老滑头精明的很。知道我好比好战的性子,竟专门拿那凤族少主答应邀约的回帖引诱我。
  
       那凤族少主我早有耳闻。姓李名白,字太白,是高贵的白凤血脉单传,白衣白发,俊美无双。虽然极度嗜酒,却是货真价实的剑道高手。微醺之间长剑飞舞,白衣飘飞之下满地落红。缭绕周身的红白色剑气是所有与他为敌之人的梦魇…我与他并无来往,可人们因为我二人同为神兽血脉传承者的身份,总爱拿与他与我相比。因我平时的散漫,相比较下,我礼不如李公子,气度不如李公子,风姿不如李公子……很显然,在待人接物上,这位李公子做的比我要好得多。
   
     但是有一点,我完全比得上他——我能打。
    
     银枪一出白龙现,龙绕枪飞吟不绝。枪舞,银白色的枪花翻飞如漫天飞霜,闪烁的寒芒令多少人见之即逃。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世人纵使对我完全随性而来的处事风格颇有微词,却还是将我俩并称作“东有神龙,西有白凤”。当然,只是指武力。

      可我反而觉得有点不爽。为什么武功盖世的本大爷要和一个小白脸儿并称?他不就是会做人点儿,功夫还不一定比得上我!所以我早就想和这个凤族少主好好比划比划。

    不过按这老滑头一贯的作风,弄这样一出的目的应该不光是为了让我和李白两大神子齐聚,给她女儿撑脸面这么简单。但不论那老滑头是为了什么,终归是算计了我,我怎能不讨回点利息?所以我虽然应了他的邀请,但在生日宴当天,我不仅故意迟到,还在那大小姐和她的小姐妹们聊得正欢的时候故意冲过去装醉耍起了酒疯,吓得那一直以温婉有礼闻名的凰族大小姐尖叫着,慌忙躲到了一旁白衣男子的身后。

    我继续装着醉摇摇晃晃地转了一个圈,顺带瞥了一眼那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是谁。然而只一眼,我就愣了。

     白发披肩,凤眸含情,薄唇轻抿。配上一身白衣,显得他气质超然,飘逸如仙。若不是他身后负着长剑,我绝对不会去想他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酒鬼剑客,反会当成个温雅多情的弱书生。

     见此我也不打算装醉了,毕竟我来这的目的就是他。要比试,首先气势上不能输。于是我轻嗤一声,直接冲他挑衅一笑,道:“江湖第一剑客,李太白李公子是吧?本大爷听说你的剑道造诣颇深呐,可本大爷不大信呢。不过能与本大爷并称,想必也是个人物。这样吧,本大爷给你一个和本大爷一战的机会,让你在本大爷好好面前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如何?”

    可那李公子却依旧面不改色,果断的回绝道:“李某认为当下此事并不重要。与此相比更重要的是,阁下是不是应该先给大小姐道个歉?”

    呵!世人皆知我韩重言怎么做事向来容不得外人来指手画脚,你李太白忽得来这一出,是有何居心?我与凤族一直无冤无仇,这位凤族少主怎么会无故发难?     

    看来这就是那老滑头费尽心思要我出席目的了。依我平时的处事风格,他知道我定会报复他,我会有此番举动当然也在他预料之中。这时正好与凤族联手,但以他的狡诈,肯定只提供了情报,将凤族人推出来,借凤族人之手把我的名声搞得更差,以此降低我龙宫形象来间接打压我龙宫。且此番之后,我定会记恨凤族,和凤族结仇鹬蚌相争。最后斗得两败俱伤他正好渔翁得利!

     哈!真是一步妙棋!只可惜,爷从不在乎名声,更不在乎那点名声受损对龙宫带来的微不足道的影响!于是我索性将错就错,报复性地一把掀了长桌宴。随后踩着一地狼藉,在宾客惊恐的叫声和凰族人的骂声中,大摇大摆地踏出了宴会厅。